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环保资讯 > 省级动态

生态治水 水秀三晋——聚焦七河流域生态修复与保护工程

信息来源:山西日报 发布日期:2017-07-04

 6月7日,雁门关外,绿意葱茏。桑干河治理工程在大同县吉家庄村正式开工。与此同时,桑干河固定桥水质净化工程等9项生态修复项目在大同、朔州、长治、临汾、晋城5市同步开工,标志着我省七河流域生态修复与保护工程全面启动,也标志着我省开始全面推进实施山水林田湖系统治理。

  遵循五大发展理念,强化顶层设计,谋划河流生态新格局 打开山西的地图,崇山峻岭,千沟万壑,河流密集。山西,素有“表里山河”的美誉。可事实上,近些年来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和人口的急剧增长,河流水资源承载能力严重透支,大多数河流出现断流、干涸,曾经的“汾河晚渡”“桑干夕照”等美景消失不再。同时地下水位持续下降,岩溶大泉水量衰减,河流水质不断恶化,流域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破坏。  

  “流域之殇”何解?十八大以来,省委省政府积极践行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牢固树立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理念,在深入调研和科学论证的基础上,研究确定了新时期山西的治水方略和生态修复的基本思路。明确提出要以“兴水增绿”为重点,加强生态环境治理保护,突出抓好汾河等重点河流流域生态环境修复,全面谋划实施山水林田湖系统治理,推进河流生态修复。

  2015年,我省先后启动了汾河和桑干河、滹沱河、漳河、沁河、涑水河等河流生态修复与保护规划编制。同年10月,汾河流域生态修复与保护工程启动,首开国内全流域生态修复与保护的先河。

  2016年4月,水利部和省政府联合批复了《汾河流域生态修复规划(2016-2030年)》,这是水利部批复的全国第一个全流域性的生态修复规划,标志着山西新一轮汾河流域生态修复工程上升至国家治水战略层面。

  2017年3月1日,省人大常委会颁布实施《山西省汾河流域生态修复与保护条例》,从法律层面进一步规范汾河流域内开发、建设、保护等各项活动,为汾河流域生态修复与保护提供了法律依据。

  2017年5月,省政府常务会议审议通过桑干河、滹沱河、漳河、沁河、涑水河5条河流生态修复与保护规划。同时,省水利厅启动编制位于雄安新区上游大清河水系生态修复与保护的规划。

  省水利厅副总工程师薛金平解释:七河流域生态修复的亮点是“依法治理,综合治理,系统治理,科学治理,自然修复”,力求通过山水林田湖的系统治理,由“治表”到“治本”,变“输血”为“造血”,从根本上解决流域水资源透支的问题,解决流域生态环境目前存在的“流域之病”。

  坚持问题导向,因地制宜,对症“下药”,实施“一河一策”方略 汾河、桑干河、滹沱河、漳河、沁(丹)河、涑水河、大清河(唐河、沙河)流域面积约11.2万平方公里,涉及11个市101个县(市、区),占到全省国土总面积的72%。按照规划,七河生态修复与保护从今年起步,用5年左右的时间完成修复工程建设;再通过10年乃至更长时间的自然修复,使流域内地下水位逐步回升,岩溶大泉稳定复流,重现河流自然风光。  

  七河分别位于我省不同区域,自然地理、气候情况、水资源条件、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差异较大,生态环境问题各不相同。因此,七河生态修复治理与保护坚持问题导向,坚持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因地制宜、分类指导、对症“下药”,“一河一策”方略明确了修复方向和治理重点。

  汾河流域涉及忻州、太原、吕梁、晋中、临汾、运城、阳泉、长治和晋城9市51县(区)。坚持“六策治汾”,科学配置水土资源,实施“五水济汾”,增加地表水资源量;充分利用洪水资源,恢复水域,重建水系;依法划定河流源头与泉源保护区,恢复植被,涵养水源;严格控制地下水开采,实施清洁小流域治理,加强水污染防治,实现污水资源化。

  桑干河流域涉及忻州、朔州、大同3市19县(区)。重点是通过农业结构调整,建设百万亩牧草基地,发展畜牧业和养殖业;通过实施高效节水,全面推广应用高效节水设施;通过神头泉域保护工程,全面实施关井压采;通过调引黄河客水,在桑干河干流两侧盐碱滩上建设50万平方公里的蓄水水域和湿地;通过天阳盆地生态调水工程,解决当地水生态环境脆弱的问题。

  滹沱河流域涉及忻州、阳泉和晋中3市12个县(市、区)。重点是加强清水河和坪上泉水资源保护和五台山等重点区域废污水处理力度,提高忻定盆地饮用水水源地水质,实现地下水位止降回升。同时规划建设龙华口调水工程,解决阳泉市煤矿采空区长期积聚的“老窑水”,导致娘子关岩溶水源地水质恶化的问题。

  漳河流域面积涉及晋中和长治2市16县(区)。重点是加强废污水处理,加大河源和辛安泉域保护力度,控制漳河干流及主要支流河道两侧建设污染大的煤化工企业,减少河道水质污染。

  沁(丹)河流域涉及长治、临汾和晋城3市8县(区)。重点是加大张峰水库地表水用量,提高工业水污染综合防治能力,以解决丹河水资源开发利用程度较高、径流量小、水质污染严重等问题。控制煤层气开采规模,减缓煤层气开采对地下水水量、水质的影响。

  涑水河流域涉及运城市9县(区)和4个开发区。重点是要加强污染防治、控制污水排放,加大废污水处理和中水回用力度,实现污水资源化。同时依托大水网小浪底引黄工程,将农业灌溉输水与河流生态补水相结合,改善河道生态,解决河道断流40余年的问题。

  大清河流域分为唐河和沙河,涉及大同和忻州2市3县。生态修复重点是保护河源泉源,加强河流水质监管。

  薛金平告诉记者,除汾河外6河生态修复与保护规划经省政府批复后由相关各市政府按照行政区划范围负责组织实施。

  以河长制为抓手,创新投融资机制,推进项目顺利实施6月11日,天高云浅,阳光晴好。在位于清徐县西谷乡东木庄的汾河大堤上,记者看到,汾河中游段核心区干流蓄水工程1号坝正在安装闸门。项目负责人阎建斌介绍,该工程主要是在全长82公里的汾河干流上布设15座蓄水闸坝,通过河道蓄水向堤外湿地补水,实现有效涵养水源。预计7月底全部下闸蓄水。

  千里汾河纵贯山西,对全省经济社会的发展影响举足轻重。目前,汾河中游段核心区生态治理和干流蓄水工程正在建设中。核心区堤外高效节水灌溉和汾河清水复流北赵连接段工程等25项已全部开工,其中堤外高效节水灌溉等10项工程已完工。住建、林业等部门实施的太原市城南退水渠和玉门河黑臭水体治理工程、静乐县污水管网工程、汾河干支流源头植树造林建设等20多个水污染防治和植被恢复项目也在同步推进。

  七河流域生态修复工程浩大,规划总投资约3000亿元。资金从何而来?

  先期实施的汾河流域生态修复与保护投资规模1130亿元,占到七河总投资的1/3。为了筹措资金保证项目顺利实施,我省积极探索“政府引导、分级负担、吸引社会资本”的路子,创新投融资机制,积极推行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的PPP模式。古交市汾河干流区段河道综合整治工程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解决了资金缺口,保证了项目的顺利推进。吕梁交城磁窑河、瓦窑河生态修复治理是财政部确定的全国第三批PPP示范项目,目前已成功落地。省水利厅汾河流域生态修复工作处处长武锦华告诉记者,今年在汾河中游核心区堤外调蓄水工程组织启动实施PPP项目试点,目前项目已进入立项程序,正就资金筹措方案进行优化比选。

  采访中记者注意到,在目前已批复的桑干河、沁河、涑水河生态修复与保护规划中,要求在统筹加大公共财政投入的同时,建立长效投资渠道,充分发挥市场作用,创新投融资机制,拓展投融资平台,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参与工程建设和运营,为项目实施提供资金保障。

  河流生态修复与保护是一项综合工程。今年4月14日我省出台的《山西省全面推行河长制实施方案》明确提出要设立省、市、县、乡四级河长,针对性地采取水资源管理、水污染防治、水环境治理、水域岸线管护、河流生态补水、岩溶泉域保护等综合措施,实施山水林田湖系统治理。相信随着河长制的实施,在不久的将来,水清河畅岸绿景美将在三晋大地变成现实。